腐植酸类物质对动物体的作用,从营养学、生理学和病理学意义上来看,与对植物体的作用非常相似,都是以生物活性为基本作用机制的,所以我们紧接前章,讨论这方面的问题。

当今世界,与人类共同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动物界同样面临着资源、环境、营养和食品安全问题。畜牧、水产养殖业与人类生活和健康息息相关,畜、禽、鱼类的饲料营养和卫生日益引起人们的重视。

波兰植物生理学家Stanistaw [1]通过大量研究得出结论认为,HA不仅作为廉价、无害的饲料添加剂,在促进生长发育、提高肉、蛋、奶产量和品质方面有明显效果,而且可当作一种消炎、免疫、抗菌药物使用。前苏联Kruglov[2] 概括了HA的动物作用机理,认为HS影响着动物的胚胎发育、呼吸速率和生长速度,并能提高幼畜的器官功能及对不利环境的耐受力。日本生物学家[3]也认为HA可作为动物的激素类物质,能直接进入体内,促进细胞中酶的活性,增强新陈代谢功能,提高产量、品质和饲料效率。我国多年来的应用实践也证明了上述论断。

2 研究概况

上世纪60年代初,日本就发布了煤炭HA作鸡鸭饲料添加剂的专利[4],到70年代, 波、德、美、法和前苏联相继报道HA作饲料添加剂以及有关机理研究的信息。当时日本畜牧界[3]总结了天然HA作猪饲料添加剂的6 大优点:1)调整体内盐、碱平衡;2)促进生长;3)增强体质和免疫力;4)仔猪断奶后迅速增重;5)死亡率降低;6)消除了粪便臭味。用作鸡饲料添加剂, 除有与上述类似的作用外,还使产蛋率提高8~15%, 而且防止鸡的啄羽、啄尾和软脚病。此外,在饲养牛、羊、鱼等方面也有不少应用研究报道。Tolpa等[5]从低位泥炭中分离出的HA作为饲料添加剂,并作了组成分析,证明其中有一定较高生物活性的生物刺激素或抑制素,并认为它们在动物繁殖和医疗中具有重大意义,且没有毒副作用。Visser[6]通过白鼠生理研究发现,HA部分被体内吸收,并刺激几种代谢过程。HA对于细胞膜的作用是降低各种有机成分的吸收率,增加Mn、Fe、Cu、Zn等无机元素的吸收。

HA作为兽药的信息主要来自原东德。他们用当地褐煤提取出的HA制成复合兽药(商品名“Kalumin”) 治疗动物肠道病和皮肤病[7]。有关HA对动物的解毒、治疗作用机理研究也时有报道。如Kühnert[8,9]等试验发现,给患肠胃病的动物口服0.5~1gHA/kg体重, 3~5d后明显见效;用0.1%浓度的HA能显著降低Pb、Cd在鼠体内的结合,降低其中毒的危险;口服HA-Pb的毒性明显低于等摩尔Pb(AC)2的毒性。但非肠道给药却结果相反,可见HA的给药途径对其毒性的影响有很大差别。另外,Zsindely等[10]通过口服HA治疗小鼠细胞水肿的机理发现,HA不仅减少了浮肿液体量和水肿细胞数,而且还减少了肿瘤组织中DNA数量,并改变了氨基酸组成。

我国HA在畜牧养殖业中试用是1975年从广东信宜县发起的,并迅速向全国推广。尽管当时有不少盲目粗放之处,但大多数试验是在正规畜牧科研院所和兽医单位进行的,一般都具备充分的试验条件,有较强的试验设计水平和科学的管理措施。因此,多数实验数据是可信的,这也是多年来HA在饲养业中应用能延续至今的重要基础。20多年来,HA在养殖方面的应用取得了不少成绩,动物种类涉及猪、牛、羊、鹿、鸡、鸭、鹅、鸽、兔、貂、蚕等,以下只介绍几个主要饲养动物的应用情况。

3养猪中的应用

有关试验单位都普遍反映,凡饲喂HA类添加剂的猪都增加了食欲,爱睡觉,不翻槽,不跳栏,不拱墙,皮肤红润,毛皮光滑,换毛周期缩短,而且增强了营养和健康水平,提高了抗病能力,减轻甚至消除了猪圈恶臭,改善了饲养环境。

3.1 提高体重和增重速度

猪的生长速度和体重直接关系到商品肉的产量。据广东、新疆、内蒙、江西、山西等试验点统计[7,11,12],在日粮中添加0.02~0.03%的HA-Na, 或按每天每kg体重添加0.04g HA-Na, 1~3个月后比对照组平均增重12~37.8%,与化学刺激素喹乙醇的作用相当。HA-Na对提高增重速度的一般规律是:催肥阶段>架子猪阶段>幼猪阶段,特别对那些生长迟缓的猪的增重有明显加速作用,甚至比对照增重一倍左右。前苏联的Kruglov[2]用泥炭NHA和氧化褐煤HA(均为商品制剂)按0.1g/kg喂猪, 体重比对照增加10~15%。

3.2 肉质和安全性

据有关部门的动物组织学鉴定[7,13,14]表明,饲喂HA-Na第一、第二代的猪的肉中重金属和原发性肝癌的甲种胎儿蛋白(AFP)水平均属正常。肉质及安全系统鉴定证明,放射性剂量、内脏As含量、猪骨中F含量、油脂的含水率和微量元素、瘦肉率及总蛋白含量也都在正常范围,有的瘦肉率还有所提高。血象、肝肾功能等病理学检测也未发现任何异常。Kruglov[2]的检测也发现NHA是非致癌性的,也不产生蓄积性的毒性。这都说明饲用HA的猪肉是安全可靠的。

3.3 防治疾病

    1、治疗仔猪黄白痢。据新疆阿克苏地区畜牧兽医站等[15]报道,当地仔猪黄白痢发病率高达50%以上,断奶前因该病而死亡的仔猪占20%左右。他们按0.1g HA-Na/kg喂仔猪(83头),少数体弱者配合抗生素治疗,结果无一死亡,治愈率100%。试验还发现,HA-Na对仔猪黄白痢无预防作用,但给怀孕母猪喂HA-Na对产仔却有一定防效。

2、防治胃肠道疾病。邢树基等[16]用FA-Na治疗200例患卡他性或机能性胃肠道病猪的试验显示,有效率为94.7%,平均疗程为2.3d,其效果优于氯霉素和人工盐, 有关对比试验结果见表9-1。类似情况还很普遍,特别是在胃肠道疾病多发季节,饲喂HA类添加剂的猪发病率明显减少。

表9-1 对猪胃肠卡他病的疗效对比试验结果[16]

病  症 处  理 病历数 平均试验

疗程/d

有效病历数 有效率

%

平均疗程d
猪胃卡他病 FA-Na 10 6.3 10 100 1.7
人工盐 10 5.9 9 90 2.7
猪肠卡他病 FA-Na 15 2.9 14 93 2.4
氯霉素 15 2.8 13 89 2.9

 

3、治疗口蹄疫. 猪口蹄疫是一种烈性传染病, 极不易控制。病毒从原发性水疮进入血流而散布全身,形成继发性水疮,死亡率较高,而且血、乳、尿、粪中携带病毒很多,严重污染环境。早在上世纪60年代,德国Schultz[17]就提出HA治疗口蹄疫的潜在用途。后来又有人发现HA像邻苯酚类化合物那样,对DNA病毒、单纯性疱疹病毒、细胞巨化病毒以及牛痘疗病毒等都能促使失活[18],为防治牲畜口蹄疫提供了科学依据。我国新疆莎东县两个猪场曾发生严重的猪口蹄疫,他们用涂敷、饲喂或冲洗,配合其他治疗,使病情较快地得到控制,显示出HA对口蹄疫病毒有一定抑制能力[19]

4 养鸡鸭中的应用

4.1 提高产蛋率和孵化率

据统计[7,20~24],按日粮的0.1~0.2%给蛋鸡饲喂HA-Na, 或0.04~0.06g HA-Na/日•只, 试验20~190d,产蛋率比对照增加5~25%。上海青浦县畜牧兽医站用含HA的泥炭作饲料喂鸭(470只, 140d),产蛋率提高了42.3%[7]。除提高产蛋率外,还发现HA-Na对小鸡的孵化出雏率也有促进作用。河南黄河良种鸡场试验发现,试验组的鸡蛋出雏率比对照提高21.7%;此外,用0.5%HA-Na溶液浸泡过的鸡蛋出雏率也提高了17.2%。生化方法制备的BFA[21]在提高产蛋率5~8%的同时,还明显提高饲料报酬:每产1kg蛋降低饲料消耗0.55kg;蛋鸡死亡率也降低了60%。

4.2 提高体重和健康水平

饲喂HA类制剂后, 鸡鸭普遍免疫力增强, 食欲提高, 羽毛光滑,体重增加。一般饲喂HA-Na,2~3个月内,肉鸡比对照增重7~20%[20~24]。此外,凡饲喂HA-Na的育雏鸡Hb含量和红细胞数都高于对照, 证明HA有利于提高肌体的健康水平[25]。廖锦材等[26]用风化煤HA作微生物碳源制取的蛋白饲料取代50%鱼粉饲喂仔鸡,成活率提高了20个百分点,日增重提高26.7%, 饲料报酬提高将近1/3。

4.3 质量和安全性

苏秉文等[27]的毒理研究表明,给鸡胚尿囊注射2%HA-Na(50mg/kg)或0.2%FA-Na(25mg/kg),未引起胚囊生长发育的不良影响, 外部形态与解剖内脏未见畸变和毒性反应。另据北京海淀畜牧局[23]检测,试验组鸡蛋的蛋清、蛋黄重量、蛋白质浓度、蛋壳的钙磷含量都比对照显著增加,鸡血糖无明显差异,血浆蛋白质和血脂明显提高。可见,HA类添加剂对鸡和蛋的质量安全性无影响。

4.4 防治疾病

据报道,HA-Na对鸡瘟[24]、呼吸道感染和鸡白痢[13,28]有一定疗效。鸡白痢是沙门氏菌引起的一种雏鸡常见的传染病, 死亡率很高。兽医学专家认为,由于HA具有消炎、免疫功能,可与抗菌药物协同作用于肌体,减少发病率和死亡率。黄继冶[28]用HA配合土霉素治疗伊萨公鸡苗的白痢病,取得极明显效果,主要结果见表9-2。可见, 复合治疗除提高了增长速度外,因白痢死亡率降低了34倍,而单纯抗菌素治疗只降低5.6倍。

表9-2 公鸡苗生长发育及防治白痢试验结果[28]

项 目 处  理 (添加干饲料重量的%) 初生平均重

g/只

14d平均重

g/只

因白痢死亡率

%

     土霉素       添加HA
CK1        0             0 37.5 154.4 47.5
CK2       0.3            0 38.0 19 7 7.8
试验组       0.3           0.3 37.8 227.3 1.4

 

蒋安文等[13]用日粮的0.2%HA-Na对500只肉鸡进行试验显示, 除使鸡平均增重11.4%外, 呼吸道感染发病率减少75%,沙门氏菌感染减少45%,还节省了饲料 6%。他们还将HA类制剂用于肉鸽和乳鸽饲养试验,也取得类似的结果,其综合优点的顺序是:HA-Ca>HA-Na>HA-Ca+HA-Na>养殖场常用的饲料添加剂。

5 饲养牛、羊、鹿中的应用

牛、羊和鹿属于反刍动物,除用通常的HA物质作饲料添加剂外,用HA+尿素复合制剂具有特殊的功能。

反刍动物有4个瘤胃,其一大特点是具有把氨和尿素之类的非蛋白N消化转化为蛋白N的功能。尿素N含量高达46%,1kg尿素相当于2.6~2.8kg粗蛋白或7kg豆饼。为节省粮食,提高产奶产肉率,国内外多年来已公认用尿素作为反刍动物的氮素补充来源。但单纯食用尿素或饲用不当,可能使尿素分解太快,有导致氨中毒的危险。试验证明,HA能增强瘤胃中消化酶以及N转化微生物的活性,提高尿素酰胺N转化为蛋白N的速度和数量,防止动物中毒。因此,将HA制剂与尿素混合饲用,或事先制成腐植酸-尿素复合物(UHA)饲喂动物,既能保证安全,又提高了N的营养利用率。

5.1 提高肉产量

早在上世纪60、70年代,日本和前苏联就对UHA进行过大量试验。据原苏联泥炭工业科学研究所(VNITP)[49]报道,在日粮中添加4%的氧化泥炭HA盐+尿素复合物饲喂小牛,比对照增重15.4%;如果另加4%的石灰,增重率达18.2%。日本田邊等[29]在牛饲料中添加4%的UHA,4个月体重比对照多20%。我国一些单位也得到类似的实验结果[30,31]。北京农场局饲料公司[30]也用UHA喂肉牛,3个月比对照平均日增重多21.45%,饲料利用率提高17.99%;血氨测定数据在正常范围,表明远离中毒极限,使用安全;Ames试验显阴性,证明不会引起基因突变;屠宰测定也表明肉质有所改善,大、小肠长度分别增加26%和1 6%,这与HA促进消化吸收功能有关。喂羊也取得同样效果。内蒙某地[24]用4g HA/d•头的数量喂羊,体重比添加喹乙醇(0.025g/d•头)高11.55%, 比空白对照高2.2倍。

5.2 提高奶、毛产量

据新疆、内蒙、山西等地的试验统计[19,24,31],按每天饲喂30g HA-Na/头牛, 试验期2~3个月一般增产牛奶16.5~2 4%, 或平均产奶790g/d•头,乳脂率由3.97%提高到4.26%,并且每产1kg奶节省精料0.14kg。王内贵[12]在添加HA-Na的情况下在饲料中添加80g尿素/d•头牛, 未见中毒现象,且奶产量增加2.9kg/d•头,但不加HA-Na时,60g/d•头就出现中毒症状。王忠信等[24]的试验表明,给奶牛饲喂UHA 60d,平均每头日产奶比对照多2.04kg,减少精料0.14kg。彭亚会等[33]将HA与EM原露(5种有益菌群的复合物)配合饲用,牛奶产量提高13.82%,比单用HA或EM都好得多(见表9-3)。此外,新疆哈密地区畜牧兽医站[19]试验表明,饲喂HA-Na(按饲料重量的2%)使羊毛产量提高5.85~6.8%。

 

表9-3 HA以及HA-EM复合制剂对奶牛产奶性能的影响[33]  

处  理 乳脂率

%

平均产奶量

kg/d•头

显著水平 比对照组增产

%

F0.05 F0.01
CK 3.48 15.2 C C ____
EM 3.49 16.3 B B 7.24
HA 3.50 16.7 B AB  87
HA+EM 3.54 17.3 A A 13.82

 

5.3 提高鹿茸产量和质量

北京市东风农场[34]在3个月内按4g,8g,16g/d•头(逐月递增)给鹿喂HA-Na,同样出现食欲增加、膘情变好等现象,鲜、干鹿茸分别比对照增加6.7%和5.6%。鹿茸检测表明,饲喂HA-Na后氨基酸含量提高2.01%,说明质量有所改善。血液分析表明,鹿的血小板红小球、红血蛋白、中性多核白细胞、血清蛋白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这都是体质增强的标志。魏法存等[35]的同类试验也获得干鹿茸产量提高50~150g/头的良好效果。此外,将HA-Na用于锯茸止血,效果与常用止血粉相同,而且有防止创面感染、促进愈合的功能。

5.4 防治疾病

    1、隐性乳房炎是奶牛常见病和多发病。据国际奶牛联合会统计,此病发病率高达50%以上,因各种疾病导致被淘汰的奶牛中,隐性乳房炎占首位。在美国,因该病造成的奶产量下降、每年经济损失达10~12亿美元。我国内蒙四盟二市牛场平均隐性乳房炎患牛占80%左右,是若干年来制约奶牛健康和奶产量的主要因素。内蒙一些单位[24,11]用HA-Na(25g/d•头)治疗隐性乳房炎,从第8天到第58天的治愈率依次为15.71~52.38%, 有效率依次为55.71~84.76%。停止添加HA-Na30天和60天,巩固率分别为93.60%和73.25%。试验还发现,饲喂HA-Na的牛血中淋巴细胞转化率由47.5%提高到57.1%, 乳清球蛋白也有所增加, 标志着免疫功能的增强。

2、山羊流产是影响山羊繁殖的一大忧患。据认为,我国内蒙地区发病的首要原因是大风寒流、草场退化、饮水不足以及寄生虫侵袭等恶劣自然条件造成的营养不良、抗病能力低下、某些病原菌感染而引起的。内蒙鄂托克旗某畜牧站[36]用HA-Na为主要原料配制的“保胎粉”治疗山羊流产三年,流产率由原来的1 4~28.05%下降到1.62~7.69%, 且产后发病率也明显降低。

3、羔羊肠道疾病的发病率也较高。内蒙一些地方坚持3年用HA制剂治疗羔羊痢,治愈率达83.3~98.1%[24]。新疆一些畜牧站[37]用HA-Na治疗羔羊拉稀,其中单纯性消化不良100%痊愈,中毒性消化不良92.8%痊愈, 痢疾75%痊愈。

4、羔羊口腔炎是传染性很强的疾病,在新疆的发病率几乎100%,严重影响病羔哺乳,导致羔羊营养不良,并常因继发性感染而死亡。用0.5gHA粉剂涂抹或4%HA-Na溶液冲洗,治愈率达97.7%以上[19]

5、羊疥癣病在冬季发病率较高,往往使大批羊消瘦、脱毛甚至死亡。一般用六六六+克辽林或用林丹药浴,但残毒和副作用大。新疆研制的LD-HA杀螨灵(HA+林丹等复合制剂),效果优于林丹乳油和溴氰菊酯,且能防止肉食污染,提高羊皮品质[38]

5.5 肉质和安全性

日本高橋等[39]用添加HA(0.3%)和NHA(0.5%)的饲料喂肉牛, 对牛的部位肉、血清和内脏一般成分和矿物质检测结果均与对照无重大差别,说明添加HA和NHA不存在安全问题。

6 水产养殖中的应用

6.1 提高产量,减少疾病和污染

不少鱼场反映,饲用HA-Na后鱼的摄食量增加,仔鱼抗病能力和成活率明显提高。据报道[7],河北柏各庄垦区鱼种场将饲料玉米面用4%浓度的HA-Na浸泡,制成饲料喂鱼,40d后白鲢鱼和草鱼的成活率分别比对照高298.4%和24.5%, 增重比对照多190.8%和34.5%。 瞿林川等[40]用改性腐植酸制剂FA-1喂养河蟹6个月, 亩产增加20kg,产/投比55:1;用FA-2溶液浸泡幼蟹,成活率提高10%;给甲鱼饲喂FA-1,平均增重提高5.7%, 成活率提高12.14%。HA对防治某些常见病也有一定效果,如北京海淀区畜牧水产局用浓度为0.02%的HA-Na给感染白皮病和水霉病的鱼“洗澡”,7~10d后痊愈,成活率100%,而对照组死亡率7.5%[41]。对鱼的肠炎也有一定疗效。阳离子半透膜试验[42]表明,鱼鳃对络合态的Cu的吸收量比游离态Cu2+低一半左右,显然,HA处理过的水有可能减少或防止重金属对鱼的污染,为提高鱼类食品安全提供了新思路。

6.2 调节养殖池水质

保持养殖池水质的良好生物化学环境是保证水生动物健康和优质高产的基本条件。养鱼池中不断积累的排泄物经嫌气分解会生成NH3,随着水中溶解NH3的增加,pH逐渐提高。当pH值超过 5时鱼类生命活动就显迟钝。特别是当水中N含量和pH都很高时,氧含量明显下降,未分解的有机污染物增加,植物性浮游生物减少,水质就急剧恶化,鱼虾就濒临窒息死亡的危险。鱼池最适宜的pH范围是7.7~ 0, 在此条件下最适于供养源——蓝藻类浮游生物的生存。研究表明,在鱼池中加入HA有利于调整H+离子浓度,缓冲水的酸碱度,促使其维持在正常范围。其次,HA能吸附水中NH3和H2S,起到净化水池的作用。第三,HA与多重金属离子作用形成不溶性螯合物,减少过量水溶有害重金属对鱼虾的毒害。同时,蓝藻对必须的金属离子组成的平衡极其敏感,HA可能对此平衡过程起缓冲作用。第四, HA对有益藻类的生长和生化代谢有促进作用。日本台尔纳特公[43]用褐煤、泥炭、树皮发酵产物经硝酸氧化制成NHA或硝基黄腐酸(NFA)的K、Ca、Fe等盐类,放入鳗鱼池(9kg干粉/100M3水),使水质明显改善,鳗鱼产量从原来的1320kg/d增加到1980kg/d。中科院青岛海洋所的试验表明[44], 按5mg/L在养殖池中添加改性HA制成的对虾育苗增效剂,有效地解除重金属(Cu2+、Zn2+等)毒性,净化了水质,使对虾受精卵孵化率从原来的40%提高到90以上%,无节幼体出池时间提早1~2d,出池成活率高达89%(用2mg/L的EDTA成活率仅74%),对饵料单胞藻生长也有促进作用,其总体效果优于EDTA。佛山植宝化工公司[45]将HA与一定比例的K+、Fe2+、Mg2+、Mn2+和B族维生素配合制成营养液,再混入粘土、细砂和聚乙烯醇粘结剂,制成用于水族箱底部的颗粒基质,可保持水质清澈,使水草繁茂,观赏鱼绚丽健壮。福建诏安绿洲生化公司[46]用生物发酵制取的HA制成水质、底质改良剂系列产品,在清洁水质、减少毒物、抑制病害、增加有益菌群,提高鱼虾免疫力等方面有明显效果,平均增产率28.8%, 产/投比为52:1,得到广大用户的认可。

7 生理和药理作用研究

除前面谈到的对畜禽鱼类常见的消化道、口腔、皮肤等有一定防治作用外,腐植酸类物质对胃肠卡他病、母猪产后不食和牛羊前胃弛豫病、鸡球虫病以及风湿病、蹄炎、跛行病、外伤、溃疡、烧伤、湿疹等都有一定疗效。大量资料说明,HA不仅是动物的生长调节剂,而且具有一定的药物功能。蒋安文等[13]总结出HA对动物的7大药理作用:1)促进饲料成分的活化吸收;2)调节内分泌;3)抗炎作用;4)促进创伤愈合作用;5)调节血液循环;6)促进凝血;7)提高免疫力。近期吕景刚等[47]对延边兽药厂生产的FA-Na的抗炎作用机理研究表明,FA-Na复方注射液对小白鼠炎症抑制率为66.3~67.6%, 略高于单一FA-Na, 对迟发性变态反应有较强的抑制作用;从肾上腺、胸腺、脾腺都增重说明FA-Na有较强的免疫功能。汪善锋对BFA的作用机理研究[48]还认为,在BFA中除了HA外,还含有一定数量的氨基酸、核酸、维生素、肌醇、多糖、活性菌株和酶类等,直接参与新陈代谢,修复生物膜、提高细胞活力以及抑制交感神经兴奋,增强消化系统及各器官功能,降低体温,延长睡眠时间,从而减少消耗,提高饲料报酬。毒理学研究[27,30]也证明HA无畸变和毒性反应,食用HA对肉、蛋、奶的质量安全没有影响。

8 腐植酸类饲料添加剂

腐植酸类饲料添加剂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

1)FA、HA、BFA,特别是NHA、CHA和O3氧化产物效果更好[2]

2)HA或NHA的盐类,包括HA(NHA)的-NH3、-Na、-K、-Ca盐。如白俄罗斯[49]用HNO3氧化泥炭后再用氨中和、离心去渣、液体干燥成粉末,作为幼猪“催壮素”。NHA-Ca的简单制法是:100份NHA+100份左右的水+2~5份Ca(用石灰)混合、干燥[50]

3)HA或NHA与尿素的复合物。简单制法是将HA与尿素(约1:4)混合,在100~150℃熔融而成[29]。采用HA-Na+尿素机械混合产物也有一定效果。

4)低级别煤水解或发酵制糖化饲料以及蛋白酵母。前苏联、日本、德国和我国均有这方面的报道,将在10.11.2中详细介绍。

5)复合添加剂。不少研究单位和生产企业将HA或FA与微量元素、多种维生素、常用药物、微生物菌群等(其中一种或多种)混合制成复合添加剂。此类复合制剂一般有针对性,用于某种畜禽或治疗某种疾病。

9 应用前景

腐植酸类物质作为一类廉价、有效、无毒、无害的饲料添加剂以及某些代用药物,确实得到可喜的应用效果,在国内外已得到广泛认可。上世纪80~90年代,我国河南巩义、吉林延边、山西太原、大同等某些药厂曾取得生产许可证,进入市场,取得效益。但是,HA在饲养业中的应用推广进度和应用数量,与我国畜牧养殖业的发展很不相称。究其原因,一是饲料、兽药管理体制与HA的研究开发脱节,导致这方面的工作乏人过问,研究开发濒于停顿;二是对HA应用本身出现的问题没有认真总结和深入探讨,其中对少数因成分混杂、工艺粗糙、试验不严谨造成的使用效果不稳定或安全隐患,是阻碍HA跨过饲料添加剂和药物审批门槛、影响进一步推广应用的一大因素。在绿色浪潮日益兴起的今天,作为绿色环保饲料添加剂的HA类制剂再次引起人们的青睐。有关专家指出,只有在肯定成绩的同时,不回避而且积极解决存在的问题,才能推动应用工作继续前进,他们建议:1)注重原料的选择和应用基础研究。不同来源的HA的生物活性和医药作用差异较大,即使同样是褐煤,不同矿点的样品也不尽相同。首先应在国内选择评价一、两个活性较高的HA样品,从实验室到饲养场,从药理到临床,在生理、药理、病理、毒理学等方面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确实找到HA组成结构与生物活性或药理作用之间的联系。2)提高样品纯度,控制杂质成分。无论作为饲料添加剂还是药物,FA和HA样品纯度都应尽可能提高,并作出严格规定。作为药剂使用的HA-Na中的游离碱对生物的代谢都有影响,应尽可能减少,即把HA-Na产品pH值控制在8.5±2为宜。3)HA的使用剂量应根据动物种类、品种、体重、营养状况、地理环境、HA类型等进行调整,而且要循序渐进。比如HA-Na在鸡饲料中添加量,我国一般在0.02~0.03%[7],而日本竟多达4~8%[3], 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不好妄加评论,但重要的原则是必须通过试验确定饲喂量,不能照搬。又如UHA的饲用,要首先控制原日粮中的蛋白质含量8~12%时,再添加UHA,其加量以蛋白质含量(理论值)达到16~18%为准。原饲料蛋白质不在此范围,或UHA加量过高或过低,效果都不理想[51]。4)与农作物一样,动物饲用HA的刺激活性的提高应与适当增加营养相配合,才能起到相得益彰的效果。正如Kruglov[2]所说,NHA是真正的生长刺激剂,只有在给动物以足够的高蛋白口粮时才最有效。又如S和Co是反刍动物瘤胃细菌合成氨基酸所需的重要元素,只有适当补充S和Co更有利于UHA中N的吸收、转化和利用[56]

 

参考文献

  • Stanistaw T.Proc Intern Peat Congr 4th. Vol 4. Finland: 1972.
  • Kruglov V P著, 郑平译. 腐植酸. 1993(1):38.
  • 日本工业新闻. 197
  • 中野直. 特许公报 昭39-8788(1964).
  • Tolpa S, Marciniak H, Kukla S et al. ibid [1]:31.
  • Visser S A. Acta Biol Med Ger.1973,31(4):56
  • 秦万德编著. 腐植酸的综合利用. 北京:科学出版社, 1987:107.
  • Kühnert M, Fuchs V ,Golbs S et al. Tierärztl Wochenschr. 1989, 96:3.
  • Kühnert M. In:Lehrbuch der Pharmakologie und Toxikologie für die Veterinärmedizin(Frey H H, Löscher W Eds) Stuttgart:Ferddinand Enke,1996:675.
  • Zsindely A, Hofmann R, Klocking R. Acta Biol Debrecina. 1971(9):71.
  • 蔡登棣, 韩步升, 王忠信. 腐植酸.1990(2):18.
  • 王内贵. 腐植酸. 1990(4):41.
  • 蒋安文, 刘维华, 张金斌等. 腐植酸. 1999(4):36;2000(2):8; 2000(3):28
  • 张美林. 中国畜牧杂志. 1987(1): 17.
  • 新疆阿克苏地区畜牧兽医站,新疆温宿县食品公司猪场,温宿县畜牧兽医站. 腐植酸. 1990(1):27.
  • 邢树基,刘国维, 阎宝珠. 腐植酸. 1989(4):33.
  • Schultz H. Dtsch Tierarztl Wochenschr.1965,72:294.
  • Neyts J, Snoeck R, Wutzler P et al. Antiviral Chem Chemother. 1992,3:215.
  • 李涛. 江西腐植酸. 1986(1):5
  • 严忠洋. 腐植酸. 1997(4):20.
  • 黄玉亭, 谷子林, 黄仁录等. 腐植酸. 1996(3):22.
  • 施荣. 腐植酸. 2000(4):43; 2003(2):14.
  • 北京市海淀畜牧水产局. 江西腐植酸. 1983(3):45.
  • 王忠信,黄志成, 曹桂书等. 腐植酸. 1989(2):19; 1991(4):9; 1992(2):25.
  • 李中兴. 江西腐植酸. 1986(4):38.
  • 廖锦材,邱华. 腐植酸. 1993(3):1.
  • 苏秉文,邢翠芬, 陈月仙. 江西腐植酸. 1984(4):2
  • 黄继冶. 腐植酸. 1993(2):43.
  • 田邊伊佐雄, 細野義則, 水牧勝美. 特許公告. 昭43-30454 (1968).
  • 唐静芳,秦志仁. 江西腐植酸. 1982(4):35.
  • 潘喜贵, 姚迎梅. 山西化工. 1996(3):20.
  • 杨明爽. 当代畜禽养殖业. 1995(9):2.
  • 彭亚会, 马献发, 修立春. 腐植酸. 2005(3):33.
  • 谢运,刘风亭. 江西腐植酸. 1983(1):38; 中国畜牧杂志. 1986(3):54.
  • 魏法存,于英杰. 腐植酸.1994(2):13.
  • 胡华斯哈拉图,马军. 腐植酸. 1997(1):1
  • 新疆拜城县畜牧兽医站, 阿克苏地区畜牧兽医站. 腐植酸. 1990(2):3
  • 李涛,张雁声. 江西腐植酸. 1987(4):15.
  • 高橋敏能, 有森康ひろ, 牧田三郎. 山形農林學會報. 1975(32):86.
  • 瞿林川,裘余丹, 蒋贵耀. 腐植酸.1999(1):17.
  • 王文风. 江西腐植酸. 1983(4):40.
  • 徐尚平,陶澍. 环境化学. 1999,18(6):547.
  • 永倉, 牧田. 特许公告, 昭49-160(1974).
  • 曹文达, 裘香荃, 韩丽君. 腐植酸. 1989(3):27.
  • 罗清云, 黄良才. 腐植酸. 2003(1):33.
  • 李瑞波. 腐植酸. 2004(2):7; 2004(3):6.
  • 吕景刚,金京淑, 池龙郁等. 腐植酸. 1999(1):20; 1999(3):31.
  • 王善锋, 汪海峰, 陈安国. 中国饲料. 2004(22):12.
  • Lashnev V I, Kruglov V P and Malkov A A. Proc Intern Peat Congr 8th.Section Ⅳ. 1988:55.
  • JP 72 20101 (1972).
  • 何明福. 当代畜禽养殖业. 1995(9):6.